您所在的位置: 首页 山西新闻网 地市频道 阳泉频道 古玩字画

《提督军门窦大人》电视剧文学剧本——第十六回

时间:2018-07-23 09:41来源:山西新闻网阳泉频道进入论坛手机读报

第十六回 探敌情老帅入孤岛 进军营孤身逢阴雨

 

云一堆,雾一堆。茫茫海岛涛不息,碧波涌天地。

   风一起,雨一急。凄切号角战盗匪,置身在江西。

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          ——《长相思》

 

  福州。

  大营。

  军旗招展,号角长鸣。

  一应文武官员齐集营帐参拜窦宁大将。

  一个武将躬身施礼:“将军,你昼夜劳累,行军果速,一路之上,受尽颠簸,也该让将士们休整几月,再来剿匪啊。”

  众将:“将军,你来福州就好好休息几天吧!到福州于山顶上赏一赏日出风光,也好调整一下心地境界啊。”

  窦宁笑道:“福州于山上有一副联,我虽没有去过,可我抄录过这很有寓意的联。上联是‘丹青山外寺’,下联是‘红白雨中花’;还有呢?那鼓山上也有一副楹联,上联是‘游者当知山所向’,下联是‘静时犹有水能听’,这记性不错吧!”

  大家异口同声:“将军天资聪慧,末等不如也。”

  窦宁:“咱不说这些啦,我也不再吹嘘自己啦。守备史乍叛变,带了八千士兵逃之夭夭,众位将官,你们有什么想法?”

  一员将军进见:“将军,这史乍投靠了他的把兄弟赵世雄,专门欺负百姓。这赵世雄,生得十分凶猛。这小子惯走江湖,劫客商,扰行人,无恶不作啊。”

  一个文官模样的进见:“听说这赵世雄会飞檐走壁,暗器伤人。几次入狱,又几次逃跑。官府奈何不了他啊!真让我束手无策,真想丢了这顶带花翎回家抱娃娃。将来天降神威,定能剿灭匪徒,还福州一个安宁啊。

  月夜。

  福州郊外的江龙岩。

  蒙蒙淡月如勾,军营一片安静。但见:

  天高露清,山空月明。白光横江,水波鳞鳞。

  茫漠空旷,轻纱铺身。银铠晶甲,剑气迫人。

  灯火闪烁,点点军营。鱼龙悲啸,星辰移动。

  飞霞珮玉,濯雪漱冰。寒雾之夜,十分谧静。

  窦宁步出帐外。

  他借着月影,从营外的丛林中走来一个士兵。

  士兵打个千儿:

  “将军,我有机密事禀报!”

  窦宁问:“你是哪营哪带的士兵?叫什么名字?”

  “我叫赵千,是大盗赵世雄的远家侄儿!”

  “深夜到我营帐,莫非有什么要事见我?”

  赵千跪倒:“将军,我几次来探望,都扑了一个空。我这叔叔赵世雄作恶多端,远近谁人不知道他的罪恶?总有一天,天兵一到,我赵家就会有灭顶之灾,因此,我爷爷让我来见你窦大将军,过几天你和我爷爷谈一谈,也说不定有什么不被人发现的秘事呢?”

  窦宁说:“赵千,你做得对!安宁之邦,何容豺狼入侵?你回去禀告老人,我定抽暇专去拜访他老人家!”

  军营。

  “报!”

  “讲!”

  “我昼夜探听敌情,连一点影踪都没有啊!”

  “报!”

  “讲!”

  “我走到江西,一排排渔船,一个个商客,分不清哪家船只是民船?哪家船只是匪身?这可怎么好啊?”

  窦宁一拍桌子:“不入虎穴,焉得虎子?”

  茫茫大海,滚滚波涛。

  天水相接,海鸥飞逐。

  两艘船只,沿江而上。

  几十名商客个个矫健,看得出他们是官兵里挑选出的健将。

  一个将士凑近窦宁:“将军,咱们在江中整整行驶了七天七夜,怎么连一点动静都没有?哪像人们所说的江上盗匪做乱,渔民哪能平安呢?”

  窦宁也是商家打扮,他笑了笑:“是啊,咱们就在这江上看那一片浓雾,阳光初拂,波光粼粼,夕阳西下,这晚景啊,我们北方人是很难见到啊。”

  将士们笑了:“将军还有兴致赏江面上的景色?”

  一个将士捧道:“胸中自有百万兵嘛,将军定有良策!”

  窦宁:“言重了,我又不是神仙,吹口气就能破阵!”

  船只靠岸,孤岛隐现。

  将士们吼道:“喂!让开!让开!我们要在这里取火造饭!”

  一位年迈苍苍的老人也在这时靠近船来。

  窦宁的副将说:“停!你这人好不懂事,来这船边干吗?”

  瞧这位老人,头戴破草帽圈,蓬头垢面,顿觉可怜。

  窦宁一想起,自己家乡那些要饭的,顿生怜悯之心,让士兵取出几两碎银,交给老人。

  老人惊喜,连忙拜谢,说:“对!正义之师,师出有名,你们这是官家的船只,一定没错!”

  窦宁连忙分辩:“老人家,你弄错了,我们是贩卖丝绸的客商啊。”

  老人仰天大笑:“你瞒得了我不成?你就是窦大将军,福建一带的人谁不知晓?你镇海寇不怕艰险,济贫困安定民心,整军纪治邦有方,肃政纪反贪拒贿。你的部下史乍叛变,带了八千人投靠赵世雄,拢乱渔民,光这里失踪的男女老少就有几十个,难道没人敢惹他?”

  窦宁苦笑:“老人家,我知道了,这赵世雄就是你的本家兄弟,你还派你的孙子赵千来见我,我们谈得很投机啊!”

  老人拉住他的手说:“赵世雄作恶多端,总有一天会被官军剿灭,这要祸灭九族啊。将军,你瞧,对面山上那一片大林就是他们栖身之所。他们来去无常,出入不知,你要兴师动众,恐怕动不了他们一根毫毛;你要退缩,圣上怪你带兵无方,这可是进退两难啊!”

  窦宁叹了一口气说:“这史乍曾和我是兰契盟友,想不到人心难测啊。”

  老人抽了一袋烟,轻声地说:“要想破史乍,必得擒赵世雄。可这赵世雄力大无穷,人称‘吼天犬’,喊一声就能弄得海涛掀浪,呼一声就会日月无光。用剪刀剪下那么多纸人人,立刻就会变成几千号人马,好厉害!不过,这都是些旁门左道!”

  窦宁听得入了迷,又笑了笑:“邪不压正!老人家,你派孙子赵千去找我,定有良计赐教啊。”

  老人在和窦宁谈话中,赵千挑着一小筐鱼虾走了过来。

  赵千把担子放下,说:“将军,这边是米,这边是鱼虾,先埋锅造饭,让大兵们吃饱再说!”

  “好!好!”

  士兵造饭。

  炊烟冉冉。

  窦宁也端了一碗米饭,边吃边和老人聊天。

  船舱。

  老人苦思了一番,说:“将军,汪洋江海,来往船只,你就是再派几万兵马来,也休想找到线索。这样吧,这就看将军你的胆量如何了?先派精锐部队,火炮攻寨,然后嘛,再退兵。赵世雄以为官兵又真地来围剿孤岛了,便会倾巢出动。”

  窦宁一拍脑门:“好!这是疑兵之计,咱再将计就计,分段围剿!”

  老人又拉过赵千:“将军,这个娃子也许有用得着的地方,你就让他也为大清建功立业吧!”

  赵千说:“对!将军,我可以上窜下跳,里应外合,赵世雄不会怀疑我的!”

  老人笑了笑:“天兵压境,江面上又有生望了。将军,好自为之,珍重珍重!”

  他拂了拂袖子,把窦宁赏给他的碎银放在船头,唱着渔歌而去。

  窦宁说:“这位老人,定是散野鸿儒,桃源博士了!”

  江西南昌。

  窦瑸跨马走到南昌府上军营。

  军营内外,那些旗营将军、督标、抚标、提标,以及锁标等武官,齐在营外等待窦瑸的到来。

  窦瑸跳下马来。

  苗凯也跳下马来。

  窦瑸大踏步地走到众武将面前,行了军礼,说:“拜见旗营将军!”

  那旗营将军连忙回拜:“窦将军,一路之上,鞍劳艰苦,你这北方人来这江西,肯定不服水土吧!来!进帐进帐!”

  窦瑸进帐。

  旗营将军是个大个子,看得出他也曾征战多年,也比较老成他说:

  “窦将军,你的大名,末将早就耳有所闻。你来这南昌赴任,可不是享什么清福啦。放着在皇上跟前清闲不做,可偏偏来这鬼地方受罪,也许你是迫切想邀功请赏连连升任吧。我干了这旗营将军多少年,饱经风霜,也没弄出什么名堂来。

  窦瑸笑道:“对!对!我也是来凑凑热闹,不愿天天伴驾,养成一个公子哥。闲散时分,喂喂鸟,赏赏花,再找上几个漂亮娘们,养成一个肩不能扛袋,手不能提篮的阔大人,福将军,那不也和行尸走肉差不多了?

  大家听了,“哈哈”大笑。

  窦瑸道:“好!快给旗营将军安排食宿,晚上咱们到戏院听戏去!你去的这瑞州啊,原叫高安、筠州,后来在碧落堂发现了一株十四茎的灵芝草,视之为祥瑞之兆,乃成为瑞州。这瑞州离南昌一百二十二里,锦河贯东西,地方还不错,就是雨水太多,怕你受不了吧?”

  瑞州。

  窦瑸正午睡在军营。

  淫雨连绵,下个不停。

  军营外积水,山谷土丘上都积满了雨水。

  窦瑸走出营帐。

  苗凯:“文贻,这鬼地方怎么会有这么多的蚊子?这蚊子个头这么大,咬得人一夜睡不着觉。你放着清福不享,来这江西,遇到这阴雨不断的天气,真不是滋味。

  窦瑸:“苗凯,要不你就先回去吧!回去,担你的煤,挑你的红土,也捎带上替我卖些红枣!”

  苗凯:“我回去有什么用?我在这里就得和你一起同苦共苦,放心吧!有福同享!有难同当!没说的!

  窦瑸笑了笑。

  入夜。

  窦瑸提刀走出营房,一个人孤身走到离营房三里许的一个山谷。

  几把雪亮的鬼大砍刀挡住他的去路!

  正是:

  绝路恰逢连淫雨 破舟又遭漏底水

  点评:

  本文分头叙述叔侄两将两桩战事,把你带入一个茫茫旷野江面之中,又换了一处新的冷漠之地。

  (孙祥栋)

 

 

责任编辑:白玉冰
分享到:

相关链接

网站声明

山西日报、山西晚报、山西农民报、三晋都市报、良友周报、山西经济日报、山西法制报、山西市场导报、百姓生活资讯所有自采新闻(含图片)独家授权山西新闻网发布,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镜像;授权转载务必注明来源,例:“山西新闻网-山西日报 ”。
  山西新闻网版权咨询电话:0351-4281485。如您在本站发现错误,请发贴至论坛告知。感谢您的关注!
  凡本网未注明“来源:山西新闻网(或山西新闻网——XXX报)”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

图片新闻
商务链接